Wie du

当然,所谓“希望”,就是在街道的某处,奔跑之中被一颗流弹击倒在地

这到底算个什么?
对所有人来说,都太残酷了吧

疾病中的酒精
是一对黑眼睛

在夜色中
我有三次受难:流浪、爱情、生存
我有三种幸福:诗歌、王位、太阳

他试图用手蒙上眼睛,重回一时的平静
但眼球在掌心下跳动着,仿佛心脏就住在那里

记一个脑洞,模特组的镜面平行世界

“我将要来见你,越过时间与维度”
拂过你脸畔的风,也正掠过我的眼

自我存图

我真情实感得不爽。